四川麻将规则|四川麻将下载正版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趙志紅犯下“十七宗罪” 為何沒有“呼格案”?

——

2019年07月31日 15:15:43 來源:中國之聲
分享到:      

  最高法復核確認趙志紅犯下“十七宗罪”,為何沒有“呼格案”?

  據中國之聲報道: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30日上午,內蒙古自治區 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 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簽發的執行死刑命令,對罪犯趙志紅執行死刑。檢察機關依法派員臨場監督。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向趙志紅宣告并送達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書。臨刑前,趙志紅拒絕會見其近親屬。

  最高人民法院經復核確認,1996年9月至2005年7月間,被告人趙志紅在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烏蘭察布市等地,連續實施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盜竊犯罪共計17起,共殺死6人,強行奸淫幼女2人、婦女10人,還多次搶劫、盜竊,犯罪性質特別惡劣,手段殘忍,社會危害極大,后果和罪行極其嚴重。趙志紅還系累犯,依法應從重處罰。趙志紅雖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但根據其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法不足以從輕處罰。

  值得注意的是,一、二審裁判認定趙志紅實施犯罪事實21起,但最高人民法院經復核,確認了17起。4起不予確定的犯罪事實中,就包括了趙志紅自認的強奸殺害“呼格吉勒圖案”中的楊某某一事。那么,為什么趙志紅自己都聲稱是他殺了“呼格案”中的受害人,法院卻不予確定?最高法沒有確認趙志紅強奸殺害楊某某,是否意味著“呼格案”再審改判無罪錯誤?對此,最高法刑五庭負責人書面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自認21起犯罪,4起因證據不足、事實不清未認定

  第一、二審裁判認定被告人趙志紅實施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盜竊犯罪事實21起。最高人民法院經復核,對其中17起犯罪事實予以確認;對其中4起犯罪事實不予確定。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宋英輝分析:

  宋英輝:“在趙志紅的整個的案件當中,他自認的犯罪是21起,最后法院認定的是17起,也就是說有4起法院沒有認定。這4起沒有認定,主要是因為證據不足,事實不清。在這四起案件當中,其中也包括前幾年已經糾正的呼格案。呼格吉勒圖案當中,盡管趙志紅自認是他做的,但是最后法院也沒有認定呼格案就是趙志紅實施的。”

  趙志紅始終供認強奸殺害楊某某,最高法為什么認為不能確認?最高法回應:雖然趙志紅歸案后主動并始終供認強奸殺害被害人,其供述的作案地點、主要手段等內容,與現場勘查筆錄、尸體鑒定意見等在案證據大致印證,但是,其關于作案的具體時間、案發前是否到過現場、被害人的衣著、是否從被害人身上搜取財物等細節供述前后不一,供述不穩定。宋英輝分析:

  宋英輝:“這些不一致,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沒有辦法用其他的證據對這些矛盾進行排除。所以說這個案件本身事實不清楚,證據不充分。所以這個案件它也表明了我國法院堅持證據裁判的原則,也就是說認定有罪,必須做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

  被告人口供很重要,但要依據案件證據事實判決

  趙志紅對部分重要情節的供述與證人證言、尸體鑒定意見、現場勘驗檢查筆錄等證據不一致,比如對作案時間,有1996年3月至7月、在20時至22時之間多種供述;供述被害人穿得不多、未系皮帶等衣著情況與楊某某穿得多、系皮帶的實際情況明顯不符;供述作案時揪下被害人耳環,與楊某某雙耳未見損傷的情況不吻合,等等。換言之,指向趙志紅作案的證據只有其供述,而其供述與在案其他證據存在諸多且重大的矛盾或差異,不能根據這樣的供述認定趙志紅實施本起犯罪事實。對此,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陳衛東分析:

  陳衛東:“在我們國家刑事訴訟法中,雖然被告人的口供是非常重要的證據,但是我們并不唯口供,重視口供,但是不輕信口供,要依據整個案件的證據、事實來最終認定。那么對于沒有證據或者是證據不足的,按照法律的規定要依法作出不予認定的判決。”

  最高法在答問中說明,對4起犯罪事實不予確認,是基于證據不足的狀況而作出的法律推定,并不一定符合客觀實際。就趙志紅案而言,造成證據不足既有當時偵查技術落后、案發距破案時隔已久證據湮滅等客觀因素,也有趙志紅長年連續作案可能記憶混淆導致供述不實等主觀原因。對此,律師劉志民分析:

  劉志民:“因為證據它可能能還原事實,但也不一定能完完全全地還原事實。畢竟證據跟事實之間還是有一段距離。隨著高科技的發展和我們法制建設的日益完善,相對比原來對證據的收集和管理方面,我們在日臻完善。法治建設一直是在向前進。”

  “呼格案”改判無罪是因證據不足,而非趙志紅自認真兇

  最高法沒有確認趙志紅強奸殺害楊某某,是否意味著“呼格案”再審改判無罪錯誤?最高法回應首先肯定,內蒙古高院經嚴格依照法律規定的程序,再審改判被認定故意殺死楊某某的原審被告人呼格吉勒圖無罪。這一再審改判,既是慎重認真的,也是經得起法律和歷史檢驗的,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認可和高度好評。同時指出,“呼格案”再審改判無罪,是因為認定呼格吉勒圖故意殺人的證據不足,并不是因為趙志紅自認真兇。專家強調:

  宋英輝:“呼格案當中,也是因為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之間存在矛盾,證據不足,宣告的無罪。這兩個案件都表明我們國家在刑訟當中認定犯罪必須證據確實充分,必須排除合理懷疑。”

  人民法院應保持司法中立,嚴格履行審判職能,依法作出公正判決

  最高法強調,正是由于深刻吸取了“呼格案”的沉重教訓,人民法院才更加堅定地貫徹落實證據裁判和法定證明標準等司法原則,即使面對像趙志紅這樣的自認罪行的案件也不含糊,也不例外。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顧永忠分析:

  顧永忠:“定罪涉及到對一個人的生殺予奪,所以一定要堅持法定的定罪證明標準,就是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

  說到辦理此案的啟示,最高法刑五庭負責人詳細闡述了四個必須堅持的原則:必須堅持證據裁判原則、必須堅持疑罪從無原則、必須堅持未經審判不得確定有罪原則、必須堅持嚴格司法原則。人民法院應當不受各種議論的影響,保持司法中立,嚴格履行審判職能,依法作出公正判決。

  其實,“不認定趙志紅為呼格案真兇”的裁定和“改判呼格吉勒圖無罪”的判決,恰恰遵循的都是“疑罪從無”的原則。在判決書中,我們經常聽到“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這個說法,而在面對像趙志紅這樣的自認罪行的案件時候,也不例外,也能真正做到堅持證據裁判原則、堅持疑罪從無原則、堅持未經審判不得確定有罪原則,就是一個值得欣喜的法治進步。所謂進步,就是要讓法治精神在具體案件中得到具體體現,讓人民群眾從每一個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點滴進步,終將匯聚成法治中國的大海。(記者 孫瑩)

四川麻将规则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结果是 牛牛同花顺图片是什么样 全盛棋牌6元app不洗牌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有规律吗 湖北快三开奖直播软件 有藏分成功出款的吗 彩天地app 街头烈战AG现金游戏 平安怎样走路赚钱 赛车飞艇6码实战技巧